2017年1月21日 星期六

跟隨基督(三)


「有極多的人和耶穌同行。他轉過來對他們說:人到我這裡來,若不愛我勝過愛(愛我勝過愛:原文是恨)自己的父母、妻子、兒女、弟兄、姊妹,和自己的性命,就不能作我的門徒。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,也不能作我的門徒。你們哪一個要蓋一座樓,不先坐下算計花費,能蓋成不能呢?恐怕安了地基,不能成功,看見的人都笑話他,說:這個人開了工,卻不能完工。或是一個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,豈不先坐下酌量,能用一萬兵去敵那領二萬兵來攻打他的嗎?若是不能,就趁敵人還遠的時候,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條款。這樣,你們無論什麼人,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,就不能作我的門徒。」(14:25-33)

 幾百年前在德國有一名畫家名史丹堡(Stenburg)。有一次某教會叫他繪畫,畫耶穌基督釘十字架。他是基督徒,但作畫時心裡對耶穌基督釘十字架的事一點感受也沒有。有一天他來到某一地方的森林中,見到一名吉卜賽小女孩正在用稻草編造籃子。畫家被她的天真清純所吸引,就邀請她到他畫室作他的繪畫對像。翌日,那小女孩(她名叫巴比蒂)來到畫室,看見史丹堡受僱而畫的耶穌基督被釘十架的一幅畫。她好奇地問史丹堡畫中人是誰,史丹堡簡單告訴她,便叫她安坐讓他繪畫了。第二天,巴比蒂再來到畫室,她又好奇地問畫中人是不是很壞?為何他被釘死呢?畫家說不是,他是個好人。巴比蒂每逢到畫室的日子,也是這樣一點一點問有關畫中人的事。史丹堡為免麻煩,就決定一次過把主耶穌的救贖故事告訴巴比蒂。巴比蒂聽後感動流淚。

 到最後一天,作品完成了;巴比蒂依依不捨,她望著耶穌的畫像不肯離去。她問:「史丹堡先生,耶穌為你做了那麼多事情,你一定很愛祂了?」畫家聽到後良心受到很大的責備,因他一早已經對主釘十字架的事失去感覺。

 過了一段日子,這個畫家來到一個窮鄉僻壤聽道,在那次他真正被主的愛感動,才真實的信主。後來他決定以畫見證神的愛。他在畫耶穌基督釘十架的一幅畫上寫了兩句話:「我為你捨了一切,你為我捨了甚麼?」這幅畫後來放在博物館,感動了很多人。這句話好像主親自向觀畫的人說一樣。很多人看後,心裡都問自己:「主為我們犧牲了一切,我為主捨棄了甚麼?」

 有一天,史丹堡在畫廊遇見巴比蒂。她正望著他所畫的那幅畫哭泣。史丹堡走過去問她為何哭?她說:「史丹堡先生,如果耶穌愛我好像愛你一樣就好了。」史丹堡就向她講明福音,告訴她神愛每一個人,也包括她。巴比蒂聽到後很滿足、很開心離開了。

 不久史丹堡聽到女子即將離世的消息,在村民的引導下,他見女子最後一面。那時女子面無傷感,因她知道自己離世後會回到天父身邊。後來,畫家也離世了,但那幅畫仍放在畫廊,一天一個莫拉維亞弟兄會(Moravian)領袖辛生道夫(Count Zinzendorf, 1700-1760),看了那幅畫也大受感動,心裡火熱起來。後來他發起了宣教運動,差派很多弟兄姊妹往外地傳福音。後來博物館起火,那幅畫被燒燬,但那兩句話仍藏在很多人心裡:「我為你捨了一切,你為我捨了甚麼?」

 我們跟隨基督,除了要認識祂是誰,也要為祂捨棄。但捨棄之前,主也叫我們先計算代價。主耶穌在以上的經文,講了兩個關於怎樣計算代價的比喻。一個是關於蓋樓,一個是有關打仗。弟兄姊妹,請問你們在跟隨主之前,有沒有這樣計算代價呢?若沒有,恐怕到了要為主付出及犧牲的時候,你就會退去了。主耶穌要求人跟從祂,從來不強調信祂的人在世上會有甚至屬地的好處。耶穌坦誠告訴人跟隨祂是艱難的,甚至要「為祂受苦」:「因為你們蒙恩,不但得以信服基督,並要為祂受苦。」(1:29)。祂要人計算清楚後才跟隨。如果你不計算,經歷難處時很可能會半途而廢。主耶穌在講撒種的比喻時,也講到這點。比喻中撒在土淺石頭的種子,就是人聽了道當下歡喜領受,只是心裡沒有根,不過是暫時的。及至為道遭了患難或是遭了逼迫,就立刻跌倒了。這是沒有計算代價的人。他只聽好的一面,一時衝動的「信」。計算代價才相信主的,那人的信仰才會穩定及扎實。

 另外,有些人不是沒有計算代價,而是他們「計算錯誤」。有些人認為追隨耶穌的代價太大,犧牲太多,所以寧願選擇屬世的好處、眼前的利益而放棄跟隨主。底馬就是其中一個「算錯數」的人:「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,就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。」(提後4:10)。這些人都是看重地上暫時的利益,輕看將來豐盛榮耀的賞賜。無可否認,他們認為前者比後更為寶貴及實際,所以不肯為主放下。艾略特說:「為神捨棄他不能保存的,去賺取他永不能失去的,這人絕不愚蠢。」可惜世上就是有這麼多愚蠢的人!

 現在讓我們看看主說有關計算代價的第一個比喻。祂說若有人打算蓋樓,他應事先計算花費才動工,不然起了地基後,沒有錢完工,看見的人就會取笑他。在屬地的角度看,蓋樓不成功,只是浪費了金錢、時間及名譽(遭人嘲笑),損失雖大,始終有限。但從屬靈的角度看,神的工程受虧損,這是無可估計的損失。根據聖經,我們每個人都是神的工程(林前3:13),神在我們身上工作(2:10)。我們的身體是聖靈的殿(林前6:19)、是活石,被建造成為靈宮(彼前2:5);信徒間也彼此配合,建立基督的身體(4:12),目的是見證榮耀神。如果建造中途才知計算錯誤,中途放棄,工程因而荒廢,就給仇敵魔鬼恥笑。那些起初表示信主,後來因為怕付代價而放棄信仰的人,他們其實一直是假信徒。這些人從來沒有得著過救恩。那些真實信主的,絕不會背棄他們的信仰。然而,聖經亦提到有些人是用「草木、禾稭」建造建造神的工程。他們建是建,但不是用「金、銀、寶石」作材料,結果工程經不起火的試驗而焚燒了:「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,因為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,有火發現;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。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,他就要得賞賜。人的工程若被燒了,他就要受虧損,自己卻要得救;雖然得救,乃像從火裡經過的一樣。」(林前3:13-15)。這些人只是「僅僅得救」(彼前4:18)而已,試想他們見主面時何等羞愧!所以跟隨主,我們要計算清楚代價,計算好了便要不顧一切去完成。未建造好的工程,我們不要放棄,要堅持下去。

 主第二個比喻說到一個王準備打仗。他只有一萬兵;但另一個王有二萬兵,他就得計算一萬兵能否敵得過二萬兵。如果能夠,就可以開戰;如果不能,便快快講和好了。這裡所指擁有一萬兵的王是誰?是我們。二萬兵的是誰?可以是指撒但。牠是世界的王(約12:31),常與屬神的人爭戰。當然基督徒絕不能與牠講和。這比喻只是指出我們不是隨隨便便,輕輕鬆鬆就與魔鬼交鋒。我們不需怕魔鬼,但也不能輕視牠,牠是我們最大的敵人,靠己必不能勝。「……你們要靠著主,倚賴他的大能大力,作剛強的人。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,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。因為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,乃是與那些執政的、掌權的、管轄這幽暗世界的,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。」(弗6:10-12)。我們的敵人不是泛泛之輩,我們要細心計算、好好裝備,有受苦的心志,並穿起神所賜全副軍裝才能得勝(參弗6:13-18)。

 然而,那擁有二萬兵的有可能是指神自己。未信主前,我們從前與神隔絕,因著惡行心裡與神為敵。我們與神爭戰,完全沒有勝算,乃死路一條。若然如此,為何不趁現在還是悅納的時候、拯救的日子,把握機會與神和好?「我心中不存忿怒,惟願荊棘蒺藜與我交戰,我就勇往直前,把他一同焚燒。不然,讓他持住我的能力,使他與我和好,願他與我和好。」(賽27:4-5)。這裡的「我」是指神,「荊棘蒺藜」是指敵對神的人,兩者交戰,成敗立見,後果堪虞。但神的心意不是想滅絕人,所以祂叫持住祂的能力。祂多麼願意與我們和好。還沒有信主的讀者啊,趁還有生命及機會,趕快與神和好吧,不要再與神為敵了。

 現在讓我們看看聖經裡幾個有關計算代價的例子。

 「他們走路的時候,有一人對耶穌說:『你無論往哪裡去,我要跟從你。』耶穌說:『狐狸有洞,天空的飛鳥有窩,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。』」(路9:57-58)。這裡耶穌並沒有拒絕這個人跟從祂,但祂知道人的心思,他可能以為跟隨主會有舒適的生活,平坦的道路,不知道原來跟從祂要是受苦的,所以祂就說出了這個現實:「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」。祂要這個人想清想楚才來跟隨。

 「又對一個人說:『跟從我來!』那人說:『主,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。』耶穌說:『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,你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。』」(59-60節)。這個人是主耶穌主動邀請跟從,但他沒有立時回應。耶穌知道這人想拖延,放不下世上的事務責任,所以勸勉他只管傳揚神國的道,以拯救人的靈魂為先。基督徒當然知道在地上有當辦的事務及當盡的責任。但有人神呼召服事祂,祂也會叫人放下一切,專心一意的傳神的國。主的使徒明顯是撇下家庭,離鄉背井到處跟隨主的。若然神也是這樣呼召你,你會怎樣回應?就是主沒有呼召你全職事奉,那個原則我們也要全心遵從:神的需要先於人的需要。

「又有一人說:『主,我要跟從你,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裡的人。』耶穌說:『手扶著犂向後看的,不配進神的國。』」(61-62節)。耶穌看出這人心裡未放得下家人,他的心還未準備好,所以主就告訴他,若要奮勇為主爭戰,就不應有後顧之憂。耶穌不會拒絕人跟從祂,但要人計算清楚才跟從。

 路加福音18章記載有一個少年的官,來到主面前,問他如何得到永生。聖經告訴我們,這個人有權力,有地位、有青春、有財富,道德還不錯,自小遵守律法。但耶穌知道這人的心,所以主就開一個條件給他,叫他變賣一切所有的,然後還要來跟從祂。那少年的官心裡盤算,想到自己的財寶很多,實在捨不得放棄,所以就憂憂愁愁地離開,不跟從耶穌了。弟兄姊妹,換著是主這樣問你,你會怎樣回應?你會像那馬太13章那個人「歡歡喜喜的去變賣一切所有的」跟隨主,還是像這個少年的官「憂憂愁愁的走了,因為他的產業很多」?

 其實,我們在世上跟從主,不是甚麼都沒有的。耶穌說:「我實在告訴你們,人為神的國撇下房屋,或是妻子、弟兄、父母、兒女,沒有在今世不得百倍,在來世不得永生的。」(路十八29-30)。這些所指的「百倍」,不是指屬地的好處,乃是指屬靈的恩典。我們為主捨棄地上許多的人事物,我們會得著相等他們百倍的恩典!所以,我們在世上為主受苦,為主捨棄,也是我們得著及經歷主豐富恩典的途徑!

 最後,我們看看保羅怎樣計算代價。在林後11:23-28保羅述說了他如何主受苦:

 「他們是基督的僕人嗎?(我說句狂話,)我更是。我比他們多受勞苦,多下監牢,受鞭打是過重的,冒死是屢次有的。被猶太人鞭打五次,每次四十減去一下;被棍打了三次;被石頭打了一次;遇著船壞三次,一晝一夜在深海裡。又屢次行遠路,遭江河的危險、盜賊的危險、同族的危險、外邦人的危險、城裡的危險、曠野的危險、海中的危險、假弟兄的危險。受勞碌、受困苦,多次不得睡,又飢又渴,多次不得食,受寒冷,赤身露體。除了這外面的事,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,天天壓在我身上。」(林後11:23-28)。

 若我們都像保羅經歷這樣的艱難及危險,你還會繼續跟從嗎?真的值得嗎?

 然而,感謝神,保羅懂得用屬靈的價值觀去計算代算:

 「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,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、永遠的榮耀。」(林後四17

「不但如此,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,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。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,看作糞土,為要得著基督。」(3:8)

 「我現在被澆奠,我離世的時候到了。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,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,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。從此以後,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,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。不但賜給我,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。」(提後4:6-8

 如果將屬世的好處與神公義的冠冕相比,你會揀選哪個?保羅說主的冠冕不是只為他存留,乃是人人都有資格去得的,不是大使徒才有。你愛慕主的顯現嗎?你願意為主捨棄你不能保存,去得著你不能失去的嗎?

 盼望我們都懂得怎樣計算代價。

主,我今背十架,前來跟隨你
浮名利,虛榮華,一概都捨棄
人譏笑,人辱罵,我全不介意
雖受苦,雖受壓,窄路不稍離
靠主恩,遵主話,忠心直到底
到那日,回天家,冠冕榮無比

 

跟隨基督(二)

「有極多的人和耶穌同行。他轉過來對他們說:人到我這裡來,若不愛我勝過愛(愛我勝過愛:原文是恨)自己的父母、妻子、兒女、弟兄、姊妹,和自己的性命,就不能作我的門徒。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,也不能作我的門徒。你們哪一個要蓋一座樓,不先坐下算計花費,能蓋成不能呢?恐怕安了地基,不能成功,看見的人都笑話他,說:這個人開了工,卻不能完工。或是一個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,豈不先坐下酌量,能用一萬兵去敵那領二萬兵來攻打他的嗎?若是不能,就趁敵人還遠的時候,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條款。這樣,你們無論什麼人,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,就不能作我的門徒。」(14:25-33)
 
「耶穌又對眾人說:若有人要跟從我,就當捨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。」(9:23)
 
以下是一則見證,敍述一個人怎樣付代價跟從主:中文和合本聖經是在1919年出版的,主要由美國人富善(Chauncey Goodrich,1836-1925)翻譯而成。1865年,他到中國學習中文,後來從事聖經翻譯。那時他携同妻子一起來中國,但不久他的妻子因病去世。後來他續弦,結婚幾個月後,他的妻子又因瘧疾逝世。第三任妻子生下一男一女。男孩一歲多離世;女兒於十二歲時離世。富善雖然遭受嚴重打擊,他沒有離開中國,即使他第三任妻子離世,並與他一同從事翻譯的五位委員相繼離世,他仍堅持他的事奉,因為他愛神也愛中國人。和合本出版時,惟有富善由始至終親見其成。他為神和中國人付出一生,他的家人妻子全葬在中國。他可說愛神勝過愛他的妻子、兒女和性命。盼望我們看和合本聖經時,當存感恩的心,因為有神僕及其家人的血和淚在其中。
 
耶穌基督呼召我們跟從祂,第一要我們捨己。捨己的英文是 “deny”,「否認」。其實「己」是世上所有問題的癥結。如果無己,這個世界不會這麼多罪惡、不會這麼紛亂。魔鬼的來源也是因高舉自己而來。有經文指牠是:「明亮之星,早晨之子啊,你何竟從天墜落?你這攻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?你心裡曾說:我要升到天上;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;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,在北方的極處。我要升到高雲之上;我要與至上者同等。然而,你必墜落陰間,到坑中極深之處。」(賽十四12-15)這裡不斷出現「我」。天使的身份已很尊貴,但撒但不滿足,竟要與至上者同等,這是自我膨脹、自我中心的表現;是造成混亂的主因。亞當和夏娃為何會背叛神?當然是魔鬼的試探,但主要是因為夏娃希望吃了禁果後,能有神同樣的智慧。若不是為自己、為自己的「好處」,她不會犯罪。因此,耶穌呼喚跟從祂的人要捨己,因為自我中心就不能過順從神的生活。甚麼是「捨己」?要捨棄甚麼?
 
第一、捨去罪。「如果你們聽過他的道,領了他的教,學了他的真理,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,這舊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漸漸變壞的;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,並且穿上新人;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,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。」(弗四21-24)神是聖潔的,我們不可帶著纏累我們的罪來信靠神、事奉神。「……並要追求聖潔,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」(來十二14),何況跟隨祂呢?因我們犯罪,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,救我們脫離罪的刑罰和權勢。若有人已信主,卻仍活在罪裡,這豈不是矛盾嗎?人信主,領了天堂入場券,以後就可隨自己的意思生活了嗎?如果有人真是這樣想,他是假基督徒。我們信主後,要捨去罪,不再犯罪得罪主,有聖靈住在我們心裡。即使我們信主後熱心事奉,心裡卻常常犯罪,就不能討主喜悅,求主幫助我們捨棄罪。
 
第二、捨棄我們認為好的事物。保羅信主前,道德並不敗壞,相反他更以自己的出身自豪。「我第八天受割禮;我是以色列族、便雅憫支派的人,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。就律法說,我是法利賽人;就熱心說,我是逼迫教會的;就律法上的義說,我是無可指摘的。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,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。不但如此,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,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。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,看作糞土,為要得著基督。」(腓三5-8)從上文看到,保羅的家庭背景、行為都很好,但與基督比較,一切都如糞土般沒有價值。你若有美好的恩賜,卻以此自誇,就不能討主喜悅;為主,你要捨去自己。我們要存感恩的心服事神,常存謙卑,不要自以為地上的一切是你應得的,因為沒有一樣事物不是神給我們的。物質、智慧、才幹也要為主捨棄,不要以此自高自大。
 
第三、捨棄自己權利。即或你所做的是應得的,也沒有錯,但為著耶穌基督的緣故也願意放下。罪當然要除去,但一些合理的事物,為著主有時也要放下。例如,放棄正常飲食而禁食祈禱;又如不看電視劇集,把時間用在讀經祈禱;又要早起靈修。有些是我們應有的權利,但要學習放棄體貼肉體而體貼主。
 
戴德生(Hudson Taylor,1832-1905)弟兄是早期來華的宣教士之一,他的心願是藉著行醫到中國傳福音。戴德生有一次對女朋友說他希望到中國傳福音,女朋友說不反對他傳福音、當牧師,但不同意他到中國,最後決定和他分手,戴德生只好隻身來中國。其實戴德生可以行醫為業,也可當牧師,留在英國建立教會和家庭,但他為主一一放下,他揀選捨己跟隨主。
 
第四、捨己也是放下自己的意思。耶穌禱告說:「……我父啊,倘若可行,求你叫這杯離開我。然而,不要照我的意思,只要照你的意思。」(太廿六39)耶穌有權不領受苦杯,祂不是理所當然該為罪人死;犯罪的人受刑受苦才是理所當然的。耶穌心裡的意思是,希望父神用其他方法成就救恩,解決人類罪的問題,而不是釘十字架。耶穌不是怕肉身受痛苦才這樣想,祂是聖潔無罪的,如今卻為全人類背上罪擔,因而遭神離棄,這才是祂極大的痛苦。「……我父啊,這杯若不能離開我,必要我喝,就願你的意旨成全。」(太廿六42)耶穌最後沒有堅持自己的想法和要求,因為祂知道神有更高的旨意,祂全然順服。今天我們跟從耶穌,卻常以自己的利益為先,神的計劃就不能藉著我們成就了。如果神在你身上有更高的旨意,你願意揀選神嗎?
 
「你們要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從我。」天天背十架是甚麼意思?是指天天要有為主受苦的心志。「基督既在肉身受苦,你們也當將這樣的心志作為兵器,因為在肉身受過苦的,就已經與罪斷絕了。」(彼前四1)十二門徒中,除了猶大和約翰,其他門徒都是為主殉道的。人有了受苦心志,遇艱難時就不會畏縮不跟隨主。過隱蔽生活的基督徒固然會少很多艱難,但如果我們要堅持信仰立場和原則,就會遭到別人不滿甚至攻擊。有人不說謊話,就會受到被解僱的威脅。人怎樣捨己?最好的方法就是仰望耶穌基督,因為仰望祂就得著力量。耶穌先為我們受苦,成為我們的榜樣。我們本是受造之物,一無所有,有甚麼可以為主捨?但耶穌基督的捨己與我們不同,祂原本是萬有的主,至高的神。「他本有神的形像,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;反倒虛己,取了奴僕的形像,成為人的樣式;既有人的樣子,就自己卑微,存心順服,以至於死,且死在十字架上。」(腓二6-8)耶穌沒有堅持自己與父神同等的身份而不肯為人受苦,相反祂更虛己(empty himself),即倒空自己,使自己在神位格裡一無所有。耶穌降生在馬槽,榮耀的神竟降世成人子成為奴僕,最後為人捨命;永生神為人死,而且死在十字架上;不是英雄式戰死沙場;而是羞辱、赤身被掛在木頭上。耶穌捨命是因愛我們,為我們付出尊榮和生命,這是極重無比的代價。愛並不抽象,是看你捨棄多少。你願意為主捨棄甚麼?
 
我曾捨命為你,我血為你流出,
救你從死復起,使你罪過得贖。
為你為你我命曾捨,你捨何事為我?
 
我離父家天庭,撇下榮耀寶座,
來此暗世塵瀛,飽嘗孤單漂泊。
為你為你天家曾捨,你捨何福為我?
 
為你飽嘗苦痛,口舌難以形容,
忍受槍刺鞭傷,救你脫離死亡。
為你為你忍受一切,你受何苦為我?
 
我從天庭父家,謙卑屈尊降下,
帶來完備救恩,並我寬容憐憫。
向你向你厚恩曾施,你將何物獻我?